<li id="lcgxz"><acronym id="lcgxz"></acronym></li>
<th id="lcgxz"><track id="lcgxz"><rt id="lcgxz"></rt></track></th>

<th id="lcgxz"></th><dd id="lcgxz"><track id="lcgxz"></track></dd>
<progress id="lcgxz"><pre id="lcgxz"><rt id="lcgxz"></rt></pre></progress>
<button id="lcgxz"></button>

  • <rp id="lcgxz"><ruby id="lcgxz"><u id="lcgxz"></u></ruby></rp>
  • <ol id="lcgxz"><ruby id="lcgxz"><input id="lcgxz"></input></ruby></ol>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專家觀點

    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啟動中歐自貿協定、CPTPP談判條件已成熟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發布時間:2021-03-12
    分享到:

    未來中國將進一步提高零關稅比例,放寬服務貿易和投資市場準入,同時也將納入更多跨境電商、環保、知識產權、政府采購等新議題。

    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全國兩會報道組 夏旭田 北京報道

    “十四五”規劃及2035遠景目標綱要草案(下稱“綱要草案”)提出,實施自由貿易區提升戰略,構建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

    何謂“自貿區提升戰略”?中國加入CPTPP條件是否成熟?帶著這些問題,21世紀經濟報道(下稱“《21世紀》”)獨家專訪了商務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魏建國。

    中歐商簽自貿區條件成熟

    《21世紀》:如何理解自貿區提升戰略?中國有望與哪些經濟體商簽更多自貿區(FTA)?

    魏建國:目前中國已經簽署19個自貿協定,近年來我們推動了與智利、新加坡、新西蘭、韓國、瑞士等經濟體的升級版談判或第二階段談判,未來還將推動更多自貿區的升級。中國將積極探索既與國際通行規則接軌,又符合自身改革發展需要的自貿規則,在更高水平上擴大對外開放。

    此前的自貿區更多側重于貿易與投資等傳統領域,未來中國將進一步提高零關稅比例,放寬服務貿易和投資市場準入,同時也將納入更多跨境電商、環保、知識產權、政府采購等新議題。

    未來中國將加快推進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推動與海合會、以色列、挪威等自貿談判進程,積極考慮加入CPTPP。此外,非洲正在形成一個統一的市場,中國可以考慮與非盟商簽自貿區。在中歐投資協定達成的基礎上,中國推動與歐盟商簽自貿區的條件也已成熟,甚至也不排除與美國商簽FTA的可能性。

    《21世紀》:去年中歐投資協定完成了談判,你剛提到可考慮中歐FTA,兩者有哪些不同?前幾年來歐洲不斷收緊對中國投資的安全審查,尤其是高科技領域,中歐投資協定能否解決這一問題?

    魏建國:中歐投資協定主要側重于投資與市場準入,而FTA既包括投資,也包括貨物貿易、服務貿易、自然人移動、知識產權等諸多領域。投資協定的達成可以作為自貿協定的一個試探,它為自貿協定的談判創造了條件。

    我們反對假借或濫用安全問題來排除正常的投資活動,中歐投資協定將在很大程度上解決這一問題。

    目前,歐盟對華投資僅占其對外投資存量的4%,占中國利用外資約5%,中國對歐投資占歐盟吸收外資總量的3.4%,這一比重與雙方的經濟體量并不匹配。

    中國的投資不能再把目光局限在部分奢侈品、農產品等狹小領域,應當看到,中歐雙方在汽車、核電、高鐵、機器人等高端制造業上雙向投資的潛力十分巨大。

    擴大中國企業赴歐投資,首先要解決信息缺失的問題,企業應更多了解歐洲相關的政策、法律與人文環境,做好合規管理;其次,國內應在信保、認證、資金流動等方面完善政策,為企業保駕護航;其三,中國還需要在法律、會計等方面培育一批專業的中介機構。

    RCEP是“做大蛋糕”的協定

    《21世紀》:近日,中國正式核準了RCEP,這對全球產業鏈的重塑意味著什么?RCEP中包含區域積累原則,一些中國企業擔心,這會加速部分成本敏感型產業向東南亞等地區的轉移,對此你怎么看?

    魏建國:RCEP是當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經貿規模最大、最具發展潛力的自由貿易區,其人口、GDP、貿易、投資總量約占全球30%。

    RCEP的落地將帶來四個“東移”:一是制造業產業鏈的東移,二是資本的東移,三是技術與創新的東移,四是人才的東移。

    關于產業鏈外遷,近年來確實存在一些企業遷往東南亞的現象,但這不足為慮。

    首先,中國尊重全球分工的客觀規律,并不尋求,也沒必要將所有產業鏈都保持在本國之內,事實上轉至國外的企業在產業鏈上與國內大都保持著非常緊密的聯系。

    其次,RCEP的區域積累原則將大幅降低區域內的貿易成本,進而相較區域外形成更強的競爭力,帶來更多增量。RCEP并不是一個存量式的“分蛋糕”協定,而是一個“做大蛋糕”的協定。

    再次,中國不怕產業鏈重塑,在未來RCEP的產業鏈中,中國有可能扮演一個“主齒輪”的角色,即中國通過自身的轉動,帶動產業鏈上下游其他國家的運轉,整個RCEP正是由多個“齒輪”國相互咬合、相互促進的精密機器。

    最后,做好產業鏈的“主齒輪”,并不意味著規模大就行。對中國而言,最關鍵的是要增強自己在產業鏈關鍵環節的主導作用,比如部分紡織服裝制造業可能會轉向東盟,但中國可能會更側重服裝設計、高端布料的生產。這需要中國企業提高技術創新,加快產業升級,向產業鏈更高端攀升。

    《21世紀》:RCEP的簽署,使得中國首次與日本建立了自貿關系,這對中日韓自貿協定的談判進程帶來什么影響?

    魏建國:RCEP的達成必將推動中日韓自貿區談判走上快車道。此前日韓圍繞半導體等發生了貿易戰,很多人對中日韓自貿區持悲觀態勢,我不同意這些看法。應當看到,日韓的矛盾大都集中在歷史遺留問題上,從長遠看,這些矛盾趨于弱化。

    目前中日韓在很多產業鏈上形成了相互依賴的上下游關系,彼此優勢互補,溢出效應明顯,推動中日韓自貿區符合三國共同利益。

    RCEP的達成有望緩和日韓之前的貿易爭端和隔閡,而中國也有望在中日韓自貿區談判中起到重要的潤滑作用,加速這一自貿區的推進。如果說RCEP是一個“雁陣”的話,中日韓自貿區有望成為“頭雁”,引領RCEP這一區域經濟飛向更高、更遠。

    如果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加上第六大經濟體韓國,能達成一個高標準的自貿協定,該地區將成為世界經濟重要的引擎,也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全球最大的生產鏈、供應鏈、消費鏈在此疊加,將推動全球經濟進入一個“亞洲時代”。

    《21世紀》: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可行性如何?

    魏建國:目前,中國加入CPTPP談判的條件已經成熟,但仍需“跳一跳”。CPTPP一些條款比較嚴苛,但中國需要一個更高水平的自貿協定來倒逼國內一些領域和產業的改革。中國企業也不能再躺在加入WTO的初級階段憑借成本優勢收獲紅利,而應積極投身到更高水平的演練場中去,成為新一輪全球競爭的“弄潮兒”,并在競爭中脫胎換骨。

    補齊金融開放短板

    《21世紀》:近年來,中國金融行業開放步伐明顯加快,原因是什么?“十四五”時期深化境內外資本市場互聯互通要做好哪些準備?

    魏建國:隨著中國開放水平的提高,擴大金融領域開放是一個必然趨勢。在新簽的自貿協定和中國的負面清單中,均加入了推進銀行、證券、保險、基金、期貨等領域開放的內容。“十四五”時期,中國有望進一步縮短負面清單,擴大金融領域市場準入。

    疫情之后的全球外匯儲備可能會出現一輪“去美元化”浪潮,人民幣的國際化速度有可能會出現加速。此外,中國還將積極推動資本項下的開放。

    關于資本市場的開放,中國近年來在滬港通、滬倫通等方面取得了明顯進展。未來將進一步優化外資參與境內市場的渠道和方式,而這需要國內做好基本制度建設,尤其是監管制度的改革。最近我們在注冊制上取得一定突破,未來需要在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加強市場監管、保護投資者上進一步發力。

    《21世紀》:在“十四五”乃至2035年,中國的開放將進入怎樣的階段?

    魏建國:從整體看,“十四五”時期的開放是中國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背景下推動的更大規模、更廣領域、更高層次、更高質量的開放,其對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起著重要的承上啟下的作用。

    一方面,中國正從過去的被動開放轉向主動開放,比如從過去的談判降稅變為主動下調關稅;另一方面,從全球看,中國在對外開放水平上正從跟跑進入并跑,甚至領跑的階段,因而中國積極考慮加入更高水平的自貿協定。此外,中國正從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轉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一階段,國內的改革要跟上這種開放,支持這種開放,適應這種開放,這不可避免地會觸及深水區的一些改革,比如金融改革、國企改革等,一些矛盾會進一步暴露、凸顯出來。如何處理好改革與開放的關系,將是一個重要的長期命題。

    注:以上內容為轉載,僅為傳播信息,并不代表CCCMC立場。
     
    [編輯:]